本杰明:剧画、漫画、插画其实我都在创作故事

原名张彬,他是最早在海外举办漫画个人展的中国漫画家。2003年凭作品《记得》获得中国动漫金龙奖“故事漫画金奖”,2008年获得法国科洛米耶(Colomiers)漫画节 “2008年最杰出漫画奖”(自从1987年漫画节开办以来,首次由亚洲艺术家取得桂冠)。同时,该作品也被法国比利牛津地区的14个城镇的高中生们共同投票选举为“2008最好的漫画书”,成为第一个获得此奖项的东方人。库克目前已连续五年在巴黎动漫美术馆举办个人展。

在国际上获奖无数、以“中国式漫画”受到肯定的本杰明(Benjamin),对羊城晚报记者说,在国际上中国动漫仍然没有独立的特色;尽管中国漫画被认为故事创作是整体短板,出版了多部剧画、漫画、插画作品的本杰明,仍然认为自己实质是一种文学性创作,而中国动漫应该以故事、创意振兴。

“有的人总是说中国漫画的故事差?我已经十年没画漫画了。最近出的一本书《半面维纳斯》,虽然是一本绘本,但里面也有2.5万字。”羊城晚报记者正要跟本杰明聊聊关于“国漫到底写故事行不行”这件事,本杰明就已经开始切入主题。

也许是成名早获奖多,本杰明对于羊城晚报记者的采访,呈现出高效、准确的状态,与一般人想象中的发散性思维艺术家气质不同;而他的画作,具有明亮饱和水彩风格,有故事、有哲学命题,也与一般的漫画作品不一样。

2003年,本杰明凭作品《记得》获得全球华人动漫顶级权威赛事——中国动漫金龙奖“故事漫画金奖”,很快便吸引了国内外出版社的注意力,作品被法国、意大利、西班牙、德国、 荷兰、瑞士、比利时、卢森堡、美国、加拿大、阿根廷、马来西亚等国家翻译出版。

2008年,本杰明在法国出版《橘子》,获得法国科洛米耶(Colomiers)漫画节 “2008年最杰出漫画奖”,这是自从1987年漫画节开办以来,首次由亚洲艺术家取得桂冠。同时,该作品也被法国比利牛津地区的14个城镇的高中生们共同投票选举为“2008最好的漫画书”,成为第一个获此奖项的东方人。同年,作品《救世主》系列被日本讲坛社杂志《mandala》和《morning》刊载和介绍。这是日本漫画杂志第一次刊登中国漫画家的作品。

羊城晚报:你的作品长篇图文小说一手包办,这在国内漫画家中比较少。你如何定义“剧画”创作?

本杰明:多年前我是画漫画的,但我已经10年没画漫画,虽然我的漫画在很多个国家出版了。我写了几年小说,两篇长篇,三个杂文集,又去画插画了。表面上看起来似乎我做了很多种不同形式的创作,但在我看来我一直都只在做一件事情,就是讲故事,这几种创作都是文学性创作。

在摄影发明之后,很多画家都在思考,绘画的生命力在哪里?画家存在的价值是什么?目前世界美术史上绝大多数作品都是具象的绘画,也就是具有文学性的、有故事的绘画,像《最后的晚餐》;而抽象的绘画不需要有故事,图像本身就有力量,不需要与现实去对比,它的色彩、构成、笔触,观众一看自然就被震撼到,比如现在许多当代艺术作品。而我认为我是个通俗艺术家,所以我只做一件事,就是创作故事,创作具象的绘画。

已连续5年在巴黎动漫美术馆举办插画展的本杰明,还受邀参加了世界最大的当代艺术收藏馆法国蓬皮杜现代艺术中心举行的“亚洲动漫艺术展”。然而这个常被外国媒体称作代表中国式漫画的年轻人却说:“中国漫画还没有自己特别独立的风格。”

“在世界三大漫画体系中,中国漫画还不算有自己的特色。目前世界漫画三大类型,世界第一大漫画市场——日本漫画、世界第二大市场——法国漫画以及简单粗暴单一但是有效的美国漫画。这三种类型都有非常强烈的属于自己文化体系的特色。比如我们看到一些日本漫画类型中的表情,那些是与日本人相接近的状态,但在中国人脸上你不会看到这样的表情。为什么会在中国漫画当中画出了日本漫画中属于日本人的表情?”

羊城晚报:中国的动漫市场如此巨大,而你在欧洲、美国都展示了具有开创性的成绩,你认为中国漫画与日本漫画、欧洲漫画、美国漫画相比,优缺点是什么?

本杰明:中国漫画在法语区出版了100多本,意大利、西班牙语区也有少数,但欧洲漫画界,仍然称我们为manga,这其实是对日本漫画类型的称呼,他们认为我们的漫画跟日本漫画没有太大的区别,属于日本漫画类型。甚至我们在人物设定上,也遵循着日本漫画创作的轨迹,是与日本而不是中国的社会现实相关联的。

中国的动漫市场即将成为世界第一大市场,但我自己的看法比较悲观,我不认为我们能从模仿日本过程当中快速找到自己的风格。我觉得中国漫画特别需要原创一种属于中国人的风格,结合我们自己创作的故事和创意,以及中国巨大的市场,中国漫画就有可能成为一个被尊重的漫画大国了。

动漫并不一定只有青少年读者,主题也不一定只有热血青春、爱恨情仇。成年人的动漫,主题会有什么不同?女性主义、科幻想象,也许这些主题会更倾向于成年人的视角。

从青少年热爱的《记得》、《橘子》,到反思人生哲学的《救世主》,到最近出版的刻画女性生存与心理状态的《半面维纳斯》,下一部作品,本杰明对羊城晚报记者说,竟然是科幻漫画。

最新绘本《半面维纳斯》9月份刚刚在中国推出,已经受到欢迎。本杰明说,其实这是2014年本杰明法国版《中国女孩》的升级版,“加了3张图,虽然是绘本,仍然有2.5万字。动漫版的本杰明”说起这本花费了7年创作的作品,本杰明说:“虽然画的是5个中国女孩的故事,但我觉得其实是在画现在这个复杂的社会,中国女孩如何坚强而美丽地生存。尤其是当她们面对恋爱和婚姻时,在中国的环境中,会有与西方社会不一样的反应,我认为西方人之前未必能理解到中国女孩个性中最宝贵的部分,我应该把她们画出来。”

为什么下一站的创作,会跳跃到科幻漫画去?作为一个职业漫画、插画、小说家,本杰明似乎喜欢把所有事情先归类分析,再确定要走的道路。

“目前世界上的科幻漫画主要就是美国漫画,美国漫画是很典型的超人漫画,简单粗暴,比较单一,但风格强烈,围绕着一个著名动漫IP能开发出一个庞大的产业。这当然是现在的热门题材,国家也很鼓励发展。但我认为,目前的科幻IP范围非常窄,只有三种题材:星际旅行、时间旅行,以及超能人类。人类登月带来了星际旅行的想象,时间穿越也就是我们俗称的穿越,跟物理学研究成果有关系。但是,这些都是上个世纪累积下来的‘科学遗产’了!”

“全世界都跟着美国漫画在走。美国人累积了一大堆这三种类型的科幻IP,可以慢慢开发、变现,把它做成电影、游戏以及周边产业。而中国并没有这样的科幻IP可以变现。所以我们应创造属于自己的科幻IP。换个角度看,我们没有包袱,可以创新。”在说到要做有独立风格的国产漫画时,本杰明的回答又变得不悲观而清晰确定了起来。

羊城晚报:《半面维纳斯》是一种女性主义题材吗?是面对读者从青少年到成年人转化的一种过渡吗?

本杰明:我认为西方人之前对中国女孩有很多误解,他们对中国女孩的印象,要么就像《花木兰》一样都是眯着眼睛的,要么就是特别娇媚——从那些电影、游戏等文化输出产品上,就能看出他们的价值观取向。他们未必能理解到中国女孩个性中最宝贵的部分,所以我觉得我应该把她们画出来。

本杰明:作为一个职业插画家,商业插画是为客户服务。但我个人的确有计划,下一部作品会是科幻漫画。现在的科幻漫画,全世界都跟着美国漫画走,但我觉得这是我们中国漫画能做出自己创意的一个领域,我绝对不会做我所提到那三种典型美式风格的科幻漫画。

两年来,文艺战线认真学习贯彻习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osakahousevancouver.com/,库克乘势前进、变化喜人,涌现出一批优秀文艺作品。我们收集刊登习讲述过的他熟读文学经典、心系文艺工作的一些故事,以飨读者。从中能感受到重要的思想力量,体会到那份深深的文学情缘。

首批捐赠文物入藏,标志着国家南海博物馆藏品征集工作迈出了扎实有效的一步。截至目前,已有多位个人收藏者捐赠了70000多件藏品,有5家机构捐赠或意向捐赠1000多件藏品”

Leave a Repl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